点击最多

随机文章

关于垃圾分类的系列报道之四

2018-09-09 05:14

  垃圾分类出现困难的时候,有观点提出“干湿”分类更科学,一些小范围的尝试确实有成效,但干湿分类在现实中仍面临不少障碍,比如收集模式、处理模式等,有专家认为,目前应该将垃圾中的水分控制作为重点。

  此外,屡禁不止的“地沟油”问题督促加强餐厨垃圾管理和处理。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发布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地沟油整治和餐厨废弃物管理的意见》,将开展“地沟油”专项整治和餐厨废弃物管理。

  目前,各地餐厨垃圾处理设施建设有风起云涌之势,、广州、太原等地均已建成或正在谋划建设餐厨垃圾处理厂。然而,当和大张旗鼓向餐厨/厨余垃圾宣战的同时,也有不少问题让人担忧:是否有明确的处理模式和技术线?餐厨/厨余垃圾的分类收集能否喂饱处理设施?处理过程中的监督机制是否健全?最关键的是,处理设施运营费用能否长期?针对以上问题,本报进行了相关调查采访。

  号称国内最大的市朝阳区高安屯餐厨垃圾处理厂日前试运营,日处理量200吨;市崇文区一座日处理量30吨的餐厨/厨余垃圾处理中心也将完成调试;广州一座日处理量1000吨的餐厨垃圾处理厂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山西省太原市年内将建设餐厨垃圾处理厂……全国范围内拉开了餐厨垃圾处理的序幕。

  据调查,关于厨余垃圾处理,从产生点来看,一类是居民家庭,另一类是饭店、食堂。对于家庭厨余,目前世界范围内有3种典型模式可供参照。模式,单独收集进行生物处理;美国模式,采用家庭粉碎机排入下水道;日本模式,要求尽可能减少水分,如滤水晾干(见下图),作为生物质进行焚烧处理。日本模式操作性强,但执行弹性较大。

  而我国目前没有固定的模式。上世纪末,建设了日处理量400吨的南宫堆肥厂,这也是多年来全国各地建设的数十条堆肥处理线中唯一持续运行的项目(模式);第一次全国范围开展垃圾分类试点工作时,部分垃圾分类试点小区推广了小型厨余垃圾处理设备;近年来,、上海的部分高档住宅区开始尝试安装家庭厨余垃圾粉碎机(美国模式);广州今年向部分分类试点发放可滤水的垃圾桶,以求控制水分(日本模式)。

  不管哪种方法,现在都处于探索阶段,而且争议颇多。以社区小型厨余垃圾处理机为例,曾在多个小区推广使用,然而和堆肥项目一样,能够长期持续运行的并不多见,由于管理不善、资金不足或设备自身缺陷等原因,多数设备运行一段时间后就闲置不用,最终成了摆设乃至废铁。

  而近年来呼声颇高的家庭厨余垃圾粉碎机,在广州甫一推广就遭到质疑。今年初,广州一位业主指出其“加重城市污水处理压力、容易堵塞下水道、增加耗水量、不符合国情以及不符合垃圾分类处理原则”等“五罪”。而专家却表示,推广家庭粉碎机的前提是城市污水管网充分完善,如果能小区家庭排放的污水能有效收集到污水处理厂,反而有利于污水处理,因为我国目前的污水处理厂运行中,为了保障有机物含量,有时还要添加粪水。

  对于目前的各种争论,无论是业界还是,尚未进行足够充分的研究并提出适宜的模式。中国城市建设研究院总工程师徐海云认为,城市家庭厨余垃圾分类收集现实障碍多,需要转变清运模式,建立管理监督体系并推行经济引导措施。

  徐海云分析,食品类有机物约80%通过我们的身体消化排到城市污水处理厂,只有20%左右进入垃圾物流。采用美国模式最简单,但对排水系统以及城市污水处理厂的影响需要系统研究。模式虽然资源化利用有机物的效果好,但执行难度大。模式可以从农村以及部分环保高的人群进行试点。

  城市特别是大城市对家庭厨余垃圾单独收集需要克服许多现实的障碍。徐海云认为,首先需要定时定点收集,废除现行的日产日清模式。其次要建立有效的管理与监督体系。家庭厨余单独收集并不是放几个不同的垃圾桶就可以实现的,特别在开始阶段,在一个垃圾收集点,如果有一个人没有按要求进行分类,其他进行的垃圾分类就会变成无效,“一颗老鼠屎会坏一锅粥”,因此,需要监管,是一个垃圾收集点安排一个人监管还是如同银行取款机的摄像监管呢?第三,要有经济引导措施。例如,柏宁根地区(Boeblingen)引入生活垃圾计量收费,引导居民对可生物降解有机垃圾单独收集,可生物降解有机垃圾收费标准明显低于剩余垃圾(注:按居民住房套数征收生活垃圾基本费用,每套住房年征收垃圾费为50欧元。居民使用的垃圾桶推行标准化,主要为120升和240升两种。按大小和清运次数收费,见表)。此外,放垃圾桶的、处理方式和成本等都需要配套落实。

  徐海云认为,对于我国目前的状况来说,解决家庭厨余垃圾问题,应该将水分控制作为基本管理目标。

  生活垃圾中的有机物如何实现自然循环利用?徐海云分析说,对于一些大城市和城市群,我们每天消费的食物和水,往往不是当地生产的,吃下去后变成粪便,通过下水道进入城市污水处理厂,最后停留为污泥;吃剩下的和食物加工剩余物经过垃圾物流,进入垃圾处理厂,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些有机物能否就地消化?如果这些有机物能够全部就地消化,那必然造成“富集”。就是可生物降解的有机物资源化利用,也有优先顺序,不可能容易用的还有大量没有用,就去利用难以利用的。我国农村每年粮食种植产生6亿多吨秸秆,畜禽养殖产生30亿吨左右的粪便,城市污水处理厂年产生的湿污泥量数千万吨,并且还在不断增加。城市中可生物降解有机垃圾资源化的优先切入点应包括园林垃圾、餐饮企业及食品业垃圾、粪便、污泥等,这些垃圾都不够用了,然后才能利用垃圾中有机质或生物质。

  对于大城市家庭的厨余类有机垃圾管理,需要变换思,把控制生活垃圾水分作为管理目标。水分控制要从源头努力。实际上分析目前生活垃圾(环卫部门收集的)成分,其中最大的组成部分往往是水。这一方面是由于厨余类有机物含量高,另外就是收集系统密闭程度低,使得雨水进入城市生活垃圾。1吨水通过下水道进入污水处理厂的处理成本约1元左右,而通过垃圾收运处理要200元以上,因此,要做好垃圾收集的密闭工作,减少雨水进入生活垃圾,同时也应该控制家庭垃圾中的汤水进入城市生活垃圾。许多地方就,剩余生活垃圾如果滴水,清运部门可清运。